男子与妻子杀害48人,中国近代杀人最多的杀人犯!

2016-01-07 15:24:44   编辑:   来源:     评论:0 点击:
核心提示:  龙治民原是陕西省商县(今商州区)仁治公社龙砭子大队人。   龙治民6岁、其妹3岁时丧母。   基于传宗接代的观念,其父娇惯放纵,去地里干活也用背篓背着。但龙治民
  龙治民原是陕西省商县(今商州区)仁治公社龙砭子大队人。
 
  龙治民6岁、其妹3岁时丧母。
 
  基于传宗接代的观念,其父娇惯放纵,去地里干活也用背篓背着。但龙治民在同学中年龄最大,个子却最小,师生均看不起他,多次遭同学恶作剧戏弄。
 
  文化大革命期间,龙治民成立了一个红卫兵组织,抄家、批斗干部,倾泻了平日怨气。然而好景不长,村里成立革委会时,龙治民差点被揪出批斗,其组织随之瓦解。
 
  龙治民少年颇好学,常借月光读书,但由于历史环境,学无所用,受挫后便意志消沉,自暴自弃,因自身条件,娶了一残疾女子。龙治民心绪恶劣,处境孤独,在社会上没有朋友。
 
  1974年春,因修建南秦水库处于淹没区,移居杨峪河乡王墹村。龙治民迁到王墹后即经常借口这病那病不出工,出工也不出力。生产队规定每个劳力全年要完成基本工400个,龙治民所做却不到100,有时还给自己偷加工分。分配到名下的粮食都懒得去背,常由队上派人送到家里。王墹群众帮助移民盖新房,龙治民却钻在借住的屋里装病。
 
  1977年冬他将一痴呆女子骗至家中关在楼上,奸宿数日,后被村中民兵发现解救。1978年,龙治民在亲友的撮合下与因患脑膜炎而残疾(瘫子)的闫淑霞结婚。婚后生活更为艰难,欠生产小队口粮款180余元,队里催要,龙治民不理不睬。又因其时常昼伏夜出,村里人很少与其往来。
 
  1982年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,龙治民靠混工分吃“大锅饭”过不成,走上了另一条道路。
男子与妻子杀害48人,中国近代杀人最多的杀人犯!
 
  男子与妻子杀害48人,中国近代杀人最多的杀人犯!
 
  2011年3月16日,陕南商洛市的王墹(音:jiàn)村春光明媚。57岁的张彩娥带着小孙孙坐在自家门前,晒太阳。
 
  “一晃,就这么多年过去了。”张彩娥对新快报记者说,不知道杨峪河畔的那些冤魂们是否已经重新投胎做人。
 
  1985年,陕西省商洛地区商县杨峪河乡(现商洛市商州区杨峪河镇)王墹村村民龙治民与妻子共同在家中谋害48人案发。
 
  近年来,这起特大杀人案不断被网友提起。去年年底公开出版的《陕西省志·公安志》,也首次刊出了“杀人魔”龙治民的照片。
 
  那么,龙案是如何发生,又有哪些警世意义呢?案发27年后,新快报记者赶赴西安和商洛,调查案件中的隐秘细节。
 
  寻找失踪者
 
  1983年—1985年,在商县各乡出现怪事。一些外地打工归来或者上城买东西的农民,离奇失踪。到1985年5月,向公安部门报告的失踪者就有37人之多。
 
  刘湾乡叶庙村40多岁的杜长英就是其中之一。1985年5月16日,他起了个大早,跟哥哥一起去城里赶集给猪买豆饼。两人分手后,杜长英却再也没有回家,家人四处寻找。
 
  5月27日黄昏,哥哥杜长年再一次从城里寻觅回来。路过县造纸厂时,他找到出纳员、表弟侯义亭,说了杜长英十余天未回家的事。侯愣怔了片刻,叫道:“哎呀!”神色变得严峻起来:两天前,有名男子拿一张金额1.85元卖麦草的条子来领钱,条子上的名字却是杜长英。侯问那人怎么回事,那人说杜欠他钱,一直赖着不还,他在街上堵住杜,杜把这借钱的条子给了他。
 
  5月28日,经侯义亭辨认,领钱人是44岁的龙治民。
 
  杜长年等人随即扭住龙,要带他去派出所。僵持不下的时候,一黑脸小伙上前,说也正找这人。
 
  黑脸小伙是另一支寻人队伍的成员。1985年元月11日,上官坊乡某村副支书姜三合等人从西安做活回来,在西关车站打算回家,碰到个头矮小的龙治民。龙说他屋里有活,挖猪圈,一天五元。姜独自去后,再不见回家。其兄姜银山从胜利油田请假回家,一直寻找到了5月;期间曾数次向地县有关部门反映情况,均无回音。5月28日,在这个吵吵嚷嚷的人堆里,姜家看见了要找的人。
 
  持续数月的寻访,姜家了解到,龙治民经常出没于西关汽车站等处,春节以后,还不时从市场上招走一些男女。
 
  两支寻人队伍交换情况,感到事情严重,把龙押往公安机关报案。
 
  两个不相关的人失踪都与龙有关,县公安局决定将其收审。
 
  面对讯问,龙治民的供述来来回回就是:“杜长英的麦草条是我拿的,他欠我20块钱。以后他去哪儿?我咋知道。”“姓姜的是我叫的,干完活就走了。干了多长时间?起个猪圈嘛能用多长时间?一个下午就干完了。他在我家住了一夜,第二天一早就走了。以后他去了哪里我咋知道。”这么一个矮小愚笨、光头赤脚的农民能干出什么事呢?民警甚至为关还是放犹豫过,最后决定:先把龙犯关起来,第二天到龙的家里看看再说。
 
  没人想到,结果令人恐惧。

  相拥的裸尸
 
  5月29日早晨,两警察去往杨峪河乡王墹村。龙家窗户全堵上了土坯,昏暗得像个地窖。屋内坑坑洼洼的土质地面上,有几处好像被铲过;架在阁楼上的木梯上有些斑点,呈乌紫颜色,像血迹。龙妻闫淑霞下肢瘫痪,行为古怪,一会儿说:“屋里没啥。”过了一会儿又说:“有一次家里来了几个人,晚上我睡在炕上,听见外间有动静,第二天这些人就不见了。”问她怎么回事,她又不说了。过了一会儿,又没头没脑地说:“我洗衣服,水红红的。”
 1/6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 尾页

上一篇:党内警告处分撤销时间,党内警告处分有什么严重后果吗?
下一篇:台湾立委候选人名单,台湾立委选举时间是哪时候?

 
分享到:

相关新闻

    无相关信息